深圳翻译公司 给毛主席最后一次当翻译

文章出处:未知 网站编辑:superman发表时间:2015-11-05 21:09

本期连载:《阎明复回忆录》
最后一次给毛主席当翻译
本期连载:《阎明复回忆录》 人民出版社 阎明复 著

  他父亲阎宝航是张学良密友,“党国要人”,但又是中共地下党员,全家人都投身革命;他自己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了十年,为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邓小平等人做过17年俄文翻译,亲历中苏关系从“蜜月”到冷战的过程,“文革”期间被投入秦城监狱,家破人亡。他是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、书记处书记兼统战部部长,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阎明复——

  1965年2月11日下午,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会议室接见了柯西金。参加会见的中方有刘少奇、周总理、邓小平等,苏方有安德罗波夫等。我、李凤林、孙林担任翻译,李瀚全担任记录。这是我最后一次给毛主席当翻译。

  会谈开始时,苏方译员还给柯西金翻译,把他的讲话译成中文,稍后气氛紧张起来,柯西金主动让中方译员翻译他的发言。

  这次谈话中,毛主席谈得非常尖锐,用词尖刻,整个气氛相当紧张,但也有张有弛。虽没有达成任何协议,但也不是表示根本不可能改进关系。

  我保存了毛主席会见柯西金的一张照片,毛主席坐在中间,我坐在毛主席和柯西金的后边,再后一排是李瀚全、李凤林和孙林。这张珍贵的照片见证了中苏两党领导人最后的会面,也是我最后一次给毛主席当翻译的永久的纪念。

  柯西金于2月11日当天下午返回莫斯科。在送柯西金赴机场途中,周恩来说,双方对外交问题、国际问题需要经常交换意见。我们之间的观点和政策可以有不同意见,可以不公开地、非正式地交换意见,了解对方的想法。

  事后,我和李瀚全整理了这次中苏两党领导人会见的全部记录,包括2月5日周恩来、柯西金在机场贵宾室的谈话;周总理、柯西金在车上的谈话;2月5日下午周总理、柯西金会谈;2月6日上午周总理、柯西金会谈;2月11日上午周总理、柯西金会谈;2月11日毛泽东同柯西金的谈话。

  任务完成后,我把全部记录交给了新任命的中办副主任。

  1965年3月1日至5日,苏共新领导勃列日涅夫等,不顾各方的反对,如期举行了所谓“协商会晤”。被邀请参加“协商会晤”的二十六个党中,只有十九个党参加,中国、阿尔巴尼亚、越南、印尼、朝鲜、罗马尼亚、日本七个国家的党没有参加。

上一篇:深圳翻译公司 新东方:如何翻译"古装剧"与"穿越剧"?

下一篇:深圳翻译公司 自治区民语委(翻译局)“访惠聚”惠民项目落地

Nothing?Reset